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叙事诗 > 正文

as电玩-基于古希腊命运悲剧视角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叙事模式研究

2021-04-09 出处:潮安诗歌资源网 人气:217 评论(293

作者:童鞋纸网来源:发表于:2020/1/79336025336048

客观地说,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看,读者在阅读一篇文本时,会根据自己以往的阅读经验,在期待视野的召唤下,独立理解文本的内涵,受众成为解读文本意义的关键。《哪吒之魔童as电玩》的成功取决于观众对喜欢古希腊命运悲剧作为电子游戏模式的期待。然而,影视创作中作为电子游戏的设定不能仅仅满足观众暂时的欣赏兴趣,而走向一种逐渐僵化的固定模式。在中国影视创作“供大于求”的激烈竞争中,观众的审美情趣不断强化,流派的发展也不断迭代。如果创作者不能打破作为电子游戏的设定中的刻板印象,加强文本的“陌生化”和新鲜感,那么以《哪吒之魔童as电玩》为代表的仙侠影视作品就会被时代淘汰,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关键词:《哪吒之魔童as电玩》;古希腊的命运悲剧;作为电子游戏模式;

今年夏天,一部原本并不看好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as电玩》诞生了,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吸引了观众在电影院观看。这部电影超越《流浪地球》,攫取49亿票房,在中国电影史上票房第二,被国家评选为“最佳国际电影”奖。《哪吒之魔童as电玩》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中国动画电影《大圣归来》01《大鱼海棠》所积累的广泛关注和成功经验。这部电影利用了观众支持国家崛起的文化自信,赢得了各个年龄段和阶层观众的青睐。但外部环境只是这部电影成功的部分原因。归根结底,这部电影的成功不仅来自外部因素的影响,还来自对古希腊命运悲剧作为电子游戏模式的借鉴,这使得电影中作为电子游戏的内涵更容易被广大观众接受,并在一个熟悉的作为电子游戏的文本中迎合观众的期待。

1.作为电子游戏内涵的古希腊命运悲剧

悲剧起源于古希腊神话传说,从诞生之日起就与命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古希腊悲剧往往以命运为创作主题,主人公天生注定要走向不可逆转的悲剧结局。即使他们不断反抗命运带来的枷锁,也无法逃脱命运的控制,在斗争中走向毁灭。亚里士多德认为悲剧是艺术的最高形式,命运的悲剧是其中最崇高的诗篇。别林斯基曾经说过:“如果把命运的大灾难从任何一部悲剧作品中去除,那么你就剥夺了它所有的壮丽特征和所有的意义,这将使它从一部伟大的作品变成一件平凡而无能的东西。首先,你会失去它所有迷人的力量。”古希腊最经典的命运悲剧是《大******》(埃斯库罗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欧里庇得斯)。这些作品通过对命运的深刻思考,探索人类和生命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是否是普罗米修斯坚持为人类偷火,不屈服于宙斯强大的* * * * * *力量,走向自我毁灭之路;背负着“杀父娶母”预言的俄狄浦斯,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注定的命运。发现真相后,痛得戳瞎了眼睛,把自己放逐到荒岛上;或者为了追求爱情,他不惜杀死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为爱人从金羊毛里偷美狄亚。当他得知自己的爱人已经抛弃自己,为了皇位嫁给别人时,他毅然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和自己的爱人,在痛苦的拒绝中疯狂报复曾经视生命为生命的丈夫。可见,这些命运悲剧无一例外地指向了人类不可逃避的命运。在与命运的执着斗争和尖锐冲突中,主人公仍然可以以其不屈不挠的性格、旺盛的生命力和生成人的个体意志,突破命运的神秘,引发对生存和生活的无尽探索,让观众在感同身受中体会到人类自由意志的价值。

二、作为电子游戏模式的《美狄亚》

《哪吒之魔童as电玩》的as电子游戏模式沿袭了古希腊命运悲剧的as电子游戏惯例。影片一开始给哪吒一个魔丸转世的人生故事,被太乙真人预言这个孩子会是全民灾难。他总是被困在荒谬命运的控制中,总是被困在对人民的误解和恐惧中。龙是上天制衡海中妖族的重要力量。龙王之子敖冰转世灵珠。从出生开始,他就肩负着复兴巨龙的重任,经常被自己的使命压垮。一心向善、急于立功的何,被沈挑唆,被命运的错误彻底熏黑,成了危害陈汤关人民生命的罪魁祸首。然而,在命运的控制下,两人还是竭尽全力与之抗争。特别是哪吒在受到父爱的鼓舞后,发出了“我的人生由我做主,不升天”的怒吼,迎合了渴望掌握个人命运、打破阶级固化的普通人的内心需求,对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同理心。在与哪吒的对抗中,敖冰被哪吒不屈服于命运的战斗精神所感动,决定牺牲龙之宝龙甲,献出自己的生命帮助哪吒对抗天灾。最终,两人的灵魂再一次与沐源珠的力量结合,真正形成了不可分割的命运

共同体,顺利走向圆满的戏剧终章,也为电影的续集埋下了伏笔。

纵览古希腊命运悲剧三部曲,“其中的主人公都具有强烈的悲剧性抗争精神,不管命运把他们抛入怎样的绝境,不管他们遭遇到多大的困难与不幸,他们都敢于以死相争,殊死搏斗,敢于为自己的行为后果承担责任,显示出一种顽强的生命力和崇高的人格精神力量。”可见,本片确实属于命运悲剧的as电玩范畴,承接了古希腊命运悲剧惯有的as电玩模式,通过展现哪吒与敖丙对命运的不屈抗争,成功戳中了观众所期待看到的“虐点”。两人在命运的无可奈何与命运的自主抉择中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却最终在个人意志的觉醒与幡然醒悟中走向统一。

事实上,《哪吒之魔童as电玩》中仿照古希腊命运悲剧的as电玩模式并非个例,以往已有层出不穷的漫画、影视作品可以与其as电玩模式产生互文。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在1967年创作出的《多罗罗》,即是一部主人公强烈对抗命运、渴望寻回自我的漫画。漫画讲述了日本室町时代中叶,武士醍醐景光意图称霸乱世,将自己的儿子百鬼丸献祭给48个魔神。意外长大后的百鬼丸得知自己唯有讨伐魔神,才能重新夺回自己的身体,于是他在侠盗多罗罗的帮助下走上了降魔之路。讽刺的是,作为百鬼丸献祭的交换条件,魔神们应允保护醍醐国的平安,百鬼丸每夺回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醍醐国便会遭受到一场劫难。因此,不仅醍醐国的百姓不愿百鬼丸与魔神交战,甚至他的父亲、手足也希望他就此死去。家人的自私与百姓的无知都是百鬼丸掌握自我命运的重重阻碍,是接受父亲强加的“道德绑架”,还是在逆天改命中追求个体意志,百鬼丸毅然选择了后者。

影视剧中能够与《哪吒之魔童as电玩》的as电玩模式产生强烈互文的是遥控、潘海天、今何在、水泡、江南、斩鞍6个奇幻作家创作的《九州》系列小说。这些作家共同设定了一个分为九州的奇幻架空世界,每个作者都按照这一设定自主创作小说。其中,今何在所著的《九州・海上牧云记》与江南所著的《九州缥缈录》已经改编成电视剧。这两部作品皆沿用了古希腊命运悲剧的as电玩模式,人物从一出生便被迫戴上了预定命运所带来的枷锁。《九州・海上牧云记》中的皇子牧云笙拥有半人半魅的血统,被预言未来会成为颠覆江山社稷的末代君主,成为众人弃若敝履的异类;大将军之子穆如寒江被预言将成为九州大陆的新任帝王,因此出生后便遭到父亲的抛弃,命运坎坷。而《九州缥缈录》中的东陆武士姬野和蛮族世子吕归尘也分别被预言未来会成为一代武神和灭世灾星。因此,这两部电视剧的as电玩模式、核心矛盾与《哪吒之魔童as电玩》一样,都是两位男性主人公从惺惺相惜走向分道扬镳,终究无可避免地踏上命定的悲途。或许,正是源于这类漫画、影视作品在as电玩模式上的铺垫,才更能凸显出本片在命运悲剧处理上的悲壮与动人,也更符合观众的欣赏趣味。

三、僵化的人物形象设置

《哪吒之魔童as电玩》在人物形象设置上固然有其创新的一面,但是仍然难免落入陈旧的俗套。“创作者通过结构工整的类型化书写,对哪吒这一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悲情的形象,进行了一种世俗化、温情化的改编。”本片中哪吒的形象不同于《封神演义》中为不累及父母“割肉剔骨”的惨烈,也没有愤慨父亲毁自己金身毅然报仇的反父权意识。导演饺子将其改造成倔强不羁、略带邪气的“熊孩子”形象,这种“反英雄”的人物形象设置,从侧面迎合了观众对于哪吒形象的现代化想象。敖丙也不再是“哪吒闹海”中误打误撞被哪吒杀死的牺牲品,而是被导演改造成与哪吒同等重要的角色,共同完成了本片“正邪”二元对立的戏剧冲突。两人出生时一为魔丸转世、一为灵珠附体,形成了完全相反的性格特征。哪吒性格叛逆孤僻、玩世不恭,敖丙举止儒雅飘逸、性情温和,两人自初次相识起便惺惺相惜,结成了亲密的挚友。同样面对命运的操控,哪吒奋起反抗命运的安排,而敖丙则受制于命运的裹挟铸成大错,两人的戏剧走向交叉而行,分别站在了预设命运的对立面,酿成了一场毁天灭地的正邪大战。

其实,这样的人物形象设定在仙侠类影视作品中屡见不鲜。例如,同属于仙侠题材的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中,润玉与旭凤两兄弟一个温润如玉、心思缜密,一个高傲单纯、爱憎分明;电视剧《陈情令》中,双男主魏无羡与蓝忘机也是一个活泼开朗、行事不羁,一个性情内敛、沉默寡言。从人物形象构成的角度而言,哪吒与旭凤、魏无羡,敖丙与润玉、蓝忘机在性格设置上几乎并无二致。甚至于在人物外在形象的塑造上,性格外向的角色都身着黑红二色的衣服,而性格内敛的角色全身衣物俱为白蓝两色,这充分印证了观众对于此类角色设置的戏谑――“自古红蓝出CP”。可见,以《哪吒之魔童as电玩》为代表的仙侠类影视作品已然走入人物形象设置僵化的窠臼,使受众难以挖掘到角色的新鲜感,以致于大大影响了观众在悬念揭示时的恍然大悟之感。

四、结语

客观而言,在接受美学的研究视域下,读者在阅读文本时,会依据以往的阅读经验,在期待视野的召唤下自主理解文本内涵,受众成为了解读文本意义的关键。《哪吒之魔童as电玩》的成功依托于观众喜好古希腊命运悲剧as电玩模式的期待视野,然而影视创作的as电玩设置,不能仅仅为了满足观众一时的欣赏趣味而走向逐渐僵化的固定模式中。在中国影视创作“供大于求”的激烈竞争中,观众的审美趣味不断加强,类型发展不断迭代,如若创作者不能在as电玩设置上打破窠臼,加强文本的“陌生化”和新奇感,以《哪吒之魔童as电玩》为代表的仙侠类影视作品必将被时代所淘汰,这是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参考文献

[1]别林斯基著,满涛译.别林斯基选集(第三卷)[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72.

[2]胡婧华.古希腊悲剧命运观的历史演变[D].合肥:安徽大学,2011.

[3]刘起.《哪吒之魔童as电玩》:镜像结构与文化重构[J].电影艺术,2019,(5):46.

上一篇:新好莱坞的as电玩要素探讨――以《飞越疯人院》为例     下一篇:女性主义视野下女性形象的流变――从《捆着我绑着我》到《爱宠》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as电玩 哪吒 叙事 降世 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