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叙事诗 > 正文

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恐怖组织是如何招人的?|壹读百科

2021-04-23 出处:潮安诗歌资源网 人气:568 评论(64

图片来自网络

读取微信号:yiduiread

你还记得大四那年某大型跨国公司在校园里举办的招聘吹风会吗?机遇与挑战,深厚的企业文化,丰厚的奖励与福利,无限的自我提升空间.我能听到观众的小心脏扑通跳* * * * * *澎湃的想象力。

我不知道你最后有没有申请那个职位,但我肯定大公司一定招对人了。

但是,如果一个叫* * * * * * * * *的组织去校园开招聘吹风会——哦不,他们不会来的,大学也不会同意的。不能举办招聘会,不能在智联发帖子,留邮箱,那么2020~2020cba总决赛怎么招人?要不要先随便绑架人再* * * * * *?

学习做一个好的HR读者|何曼子

回看2020~2020cba总决赛绑架好市民,把他们变成极端分子,不是风格。其实2020~2020cba总决赛,我们只是绑架了人质,并没有绑架新兵。但据CIA估计,2011年至2015年,有近3万名外国人从世界100多个国家来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入2020~2020cba总决赛看ISIS。

——他们都愿意并受到鼓舞,一路投身革命。

社交媒体在ISIS的招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鼓励世界各地互不相识的人涉过山河,把* * * * * * * * *的恐怖事业当成自己的事业。

截图来自ISIS 2014年9月发布的视频。视频中,这位戴着黑色面具的ISIS支持者带有北美口音。资料来源:路透社/联邦调查局

回顾2020 ~ 2020年传统CBA总决赛(比如基地、哈马斯),招募新兵的过程漫长而复杂:间谍埋伏在寺庙、学校、宗教中长达数月,看到目标后,花费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去了解和认识自己的性格、家庭、信仰、优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有的社交平台(主要是推特和脸书)为他们提供了广泛的信息传播渠道,并奠定了群众基础。在既定的品牌形象下招聘新员工只需要以下步骤:

第一步,确定目标。传统上一般是2020~2020cba总决赛回顾过去,发现潜在的新成员。但由于ISIS的声明影响深远,在社交媒体上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反向锁也越来越多——一些对圣战有极端倾向或同情的人会走近ISIS,主动联系。

第二步,形成“朋友圈”。ISIS自己的人会被分小组派出去围住自己喜欢的新兵——当然,并不是真的围住他的家,而是在网上形成一个小社区,用想法围住候选人。

第三步,督促考生切断与主流社会的联系。包括他们的家人、朋友和当地宗教团体。

第四步,私下谈。这时候他们的通信会从公开转移到地下,使用ISIS自己的加密通信手段,领导会和候选人进行视频通话,确定候选人是否是间谍。

第五步,行动。这是最关键的一步,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这一步——ISIS希望敦促目标人群放下一切,漂洋过海来到叙利亚,正式加入该组织。

当然,近年来,除了亲自去伊拉克和叙利亚,第二种去ISIS的方式也越来越受欢迎:第五步,根据目标人自身情况,可能不会要求他来中东,而是鼓励他成为“独狼”:

《独狼》和2020~2020cba总决赛精心策划埋伏在西部城市的*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在形式上忠于ISIS,但在组织上极度自由散漫。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感染,他们自发地在当地发动了一些小规模的袭击(通常是枪击案),整个过程中的具体安排和行动都是由他们自己准备和决定的,总部不需要干预。

还记得去年6月美国总统大选如火如荼时奥兰多一家同性恋酒吧发生的枪击事件吗?一个叫OmarMateen的赋

汗第二代移民在凌晨两点持枪冲进酒吧,打死49人,打伤至少53人,是911事件后美国本土发生的、死伤人数最多的一场恐怖袭击。

奥兰多枪击案现场和主谋OmarMateen

这场枪击案就是一次经典的“独狼行动”:在被击毙前,Mateen声称这次袭击是对美军杀害ISIS领袖AbuWaheeb的反击,而ISIS随后也声明对此次恐怖袭击负责。可是整个枪击案从策划到实施,都是Mateen一人所为,ISIS不过是坐收了一个虚名而已。

――对于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来说,独狼行动是一比非常合算的买卖,不用付出任何组织上的成本、不用承担风险,就能随时随地触发恐怖,以最少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成果。

更甚的是,独狼在潜伏期间,几乎无法被发现――在成为独狼之前,他们都只是正常而普通的公民。没有人能知道他们心里蕴藏的小小火焰,无法预判,不可阻止。

有了这些独狼,恐惧便如星星之火,指不定什么时候、在哪里就开一枪。所以ISIS长久以来都在鼓励自己的支持者成为“独狼”,不费吹灰之力让恐怖行动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遍地开花。

近年来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圆点是ISIS直接发动的袭击,圆圈则是独狼行动

互联网+也许提供了好平台,但是杀人放火这种事,绝大多数人都避之不及,ISIS却说服了许多人成为死心塌地的恐怖主义者,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方法很简单:讲故事。

道理也许能说服人,故事却能打动人心。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的艺术,一直以来都在令文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深深着迷,而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似乎已成了这方面的天才。

什么是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

你向妈妈解释为什么和隔壁小孩打架,把责任都推给对方,是一种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

奥运会前传递火炬,营造浪漫主义的情绪和澎湃的历史感,是一种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

所有历史、新闻、传记和传说,英雄与奸贼、庸人与圣人,都是一种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

以至于每个人回想自己的一生,都会将生命中一个个时间点连成一条弧线,绘出一条最合理又令自己满意的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线。

在这个世界,谁掌握了最佳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就掌握了真理。

现在,企业也在用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的方法招募人才和留住人才:在中上等经济水平的国家,工资待遇已经不是员工选择工作的最大因素。企业文化和归属感,上下级之间的关系,还有个人价值的体现,已经成为人们挑选工作或者决定是否跳槽时最看中的方面。

ISIS在讲自己的故事时,选择了双线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

一方面,是残酷的斩首、杀戮和鲜血。不打马赛克、一刀不剪的血腥场面,与献血并存的是呼啸的卡车、疯狂的枪响、扬起的阵阵尘土和狂热的战士,比翻滚过山车还更能让人的肾上腺素激增到爆棚。

另一方面,是一个美好的新秩序、新世界。旧的世界就要消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国家,一个真正的*********之国――在******伟大的神权之下。而现在所有圣战战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光辉的未来。

残酷与美好的并存,此刻的挣扎和对未来的期许,对许多*********,尤其是年轻人,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这套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满足了人类心理最重要的两个需求:对自身和未来的确定感,以及个人价值的实现。

每个人都想要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一种确定和把握,想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自己又要做什么、去哪里,需要知道自己的人生不是一盘散沙,而是一个有结构、有计划的合理曲线。而ISIS不仅向新成员们许诺了一个光明的终点,还给出了通往这个终点的不二路径,同时还提供了强大的领袖和信仰――这个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像童话和偶像剧那样黑白分明,对于正处于人生迷茫期的青年人来说,带来了他们所极度渴求的安全感。

与此同时,*********国这个遥远的世界,又为成员们创造了一种奇特的归属感和自我责任感:每个人都渴望一个新环境、新思想,它与众不同而有意义,同时把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紧紧黏在了一起。年轻人既能凸显自身价值、张扬自我的个性,同时还能成为一个紧密整体中的一员,这已是个人价值与归属感的最佳结合。

你看,大公司的荣耀感、小公司的兴奋感,还有自己创业的使命感,都集合在这一个故事里了。能不动心吗?

ISIS讲了一个好故事,那么反恐的一方该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来反驳?

先回答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ISIS大肆利用社交媒体为自己做宣传,为什么不能删除他们的言论、冻结他们的账户?

答案是社交媒体公司们确实在删,但是删的总是没有新建的快。而另一方面,ISIS的社交媒体甚至也有好的一面:它能给情报部门提供线索。

反恐这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里,两方都在不停地相互试探、相互渗透。ISIS在社交媒体大放厥词、招兵买马,情报部门也正希望通过他们的账号顺藤摸瓜、揪出潜藏在本土社会中的极端倾向人士,还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已经盯上了他。

我看见你看见我看见你了,你没看见我看见你看见我。

所以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的社交媒体还在继续运转,而这之中的输赢一时半刻没人能说清。可是纵使************们有自己的社交平台,主流媒体的平台可比他们大了去了,难道不能以彼之道来还击吗?

出人意料地,对恐怖主义的反击,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麻烦事:现有的反恐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通常都简单粗暴――恐怖主义害死人,************是坏蛋、是魔鬼、是禽兽,所以我们要打击、要消灭他们。

这个故事的问题在于:它和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所讲的,是同一个故事。

或者说,是同一个故事的两面。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讲了一个我们vs他们的故事,*********和异******,向往*********国和反对*********国的人,不共戴天,一场末日的圣战不可避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而我们的反击,不也是同一个我们vs他们的故事吗?正义与邪恶,和平与混乱之间,一场战争已经爆发,而代表了邪恶、混乱和杀戮的对方,必须予以消灭。

这样一来,所有反恐的宣传,反而喂养了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的宣传。他们的一切都在告诉你:这是一场战争,现在选边站吧。

可是与其他的意识形态不同,恐怖主义渴望着战争。向它宣战,便是给了它最想要的答案。死亡的威胁对它来说都没什么用:极端的圣战战士会觉得在袭击中慷慨就义之时,天国的大门就已向他敞开。

如果战争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不好用的话,那反恐还有其他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可以用吗?

有。包容。

可是宗教宽容和种族融合说起来冠冕堂皇,实施起来又谈何容易?更何况,恐怖袭击愈是频发,主流社会本身的情绪也会发生变化,************甚至他们所代表的宗教被脸谱化、边缘化,包容只会愈来愈难。

这是不是2020~2020cba总决赛回看最绝顶聪明的一点?反对它的和支持它的,最终都要被带进它所讲的那个故事里去。

参考资料:

1.SchmittE.,SenguptaseptS.(2015),ThousandsEnterSyriatoJoinISISDespiteGlobalEfforts,NewYorkTimes

2.Kruglanski,A.(2014),PsychologyNotTheology:OvercomingISIS’SecretAppeal,E-InternationalRelation

3.GatesS.,PodderS.(2015),SocialMedia,Recruitment,AllegianceandtheIslamicState,PerspectivesonTerrorism,Vol9No.4

直接点击相应群的二维码,扫码加好友进群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文章还不错

动动手指,给壹读君点个赞呗

和壹读君勾搭的传送门

联系电话:010-

人才招聘:

文章投稿:

商业合作: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