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叙事诗 > 正文

VIP娱乐 手机客户端-这个连姜文都夸的年轻导演,还真有两把刷子

2021-02-17 出处:潮安诗歌资源网 人气:462 评论(284

文|闵思嘉

月底院线市场不热,没什么看的。

如果一定要介绍一部给大家,我就说说《命运速递》吧。听这片名,似乎并不吸引人,还以为这是像《玩命快递》一样的B级动作片呢。

事实上,它是来自国内青年导演的小成本处女作,主打非线性叙事,换句话说,玩结构。

很多青年导演的处女作都喜欢玩结构,这些年看下来,难免会觉得乏味,《命运速递》也有这类作品的共通问题,比如手法稚嫩、制作粗糙、概念先行。

但在这些不足之外,它也葆有了青年作者的那种旺盛的表达欲和创造力,这是我愿意介绍它的原因。

影片其实在三年前的FIRST青年影展上就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男主角还拿到了那一年的最佳演员奖。

先介绍一下本片的导演李非,这个人是有两把刷子的。

李非曾是王小帅《闯入者》的编剧之一,还因此提名了金马最佳原著剧本,三年前的FIRST之行让他因此被那一年的评委主席姜文看中,从而成为姜文新片《邪不压正》的编剧之一。

姜文是这么评价李非的――

不写剧本的导演不叫导演。你导的谁的东西?剧本不是你写的怎么能说你在表达一个东西。所以李非真的是少有,未来中国导演中应这样的导演多一点,他比较朴实,为什么朴实,因为他有才,不需要用外表来装个性。

青年导演处女作先天就会有很多的限制,这不消说,所以一定要用最突出的优点抓住观众,尤其需要创作者在故事上下很大的功夫――制作、明星都要钱,但打磨剧本不要钱吧!

《命运速递》的故事时间被限制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所有事情发生在一个城市范围中,有三条叙事线,和五六个主要人物

赵炳锐饰演男主角周小铁

赵炳锐饰演的男主角周小铁,没什么本事,靠帮自己背后的老板四哥(顾长卫饰)追欠款讨生活,这次追债是他的最后一单。追债对象是方南,这是故事的第一条叙事线,「追债」。

而方南(张优饰),则延展出了影片的第二条叙事线,「还钱」。

方南也是个倒霉蛋,他的老板万玉城(余皑磊饰)是跟他一起白手起家打拼的哥们,但万玉城发财了以后,却一点儿也不想着提携这个昔日的兄弟,不愿借钱给他,间接导致方南因为投资煤窑失败,欠了十万块还不上。

张优饰方南

第三条叙事线则是从方南还钱的动机延展出来,波及到了方南的女朋友初九(吕晓霖饰)和万玉城身上。万玉城的老婆花梨觉得万玉城对自己不上心,肯定在外面有人了,所以拜托方南,假如拍下万玉城出轨的证据,就给他一大笔钱。

余皑磊饰万玉城

方南就想到了自己的女友初九是个十八线小演员。让初九「演戏」去勾引万玉城。这第三条叙事线,是「演戏」。

方南和女朋友初九(吕晓霖饰)

在这几位主要人物之外,由于各个叙事线之间的交集和主角之间的碰撞,又触及到了另外一些功能性人物,像是出租车司机、快递员、方玉城的另一个叫做和尚的胖子手下等等。

这些功能性人物,在影片的设定之下,游走在各个故事线里,起到了标定叙事点的作用。因为这二十四小时内的故事中,三条叙事线之间不断有交叉,并在不同人物的视点中被重述,而这些功能人物,就成了事件再次被叙述的时候,提示观众的标定点。

标定叙事线交叉点的快递员

从三条线和八九个人物身上延展出来的,除了多方位、多视角的叙事之外,导演还在故事的展开里,细密地编织进了闪回、插叙、倒叙、交叉叙,等多种叙事方式。

在影片刚开始的时候,初九和周小铁在酒馆偶遇,在短暂的时间里,你甚至还会以为他们是在相亲,但随着两人聊起自己的经历,几乎每说一句话,就会插叙进一段之前已经发生的情节,你之前的认知,也会被推翻。

周小铁和初九在酒馆

比如初九和周小铁聊天的插叙里,你才发现,原来初九出现在酒馆,原本是要跟导演聊演戏的事情,并在之前因此和男友方南发生了争执。

随后故事就又开始倒叙,回到了初九和男友争执的「插叙时间点」、初九和周小铁在酒馆偶遇的「现在时间点」,这两者中间的一个时间点,讲初九和导演的接触。

导演、周小铁、初九的偶遇是一个叙事的交叉点

在这样的事件和情节的不断来回里,影片造就了极强的观赏感,每一段情节的的发生,都是对上一段情节的补充或者颠覆,都会造就人物命运过山车式的变化。

好玩的点就在于,身在故事里的人物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变化,而观众则跟导演和编剧一起,成为了事先知晓「这事儿会黄」,但是又并不清楚,「这事儿到底是怎么黄的」的那个人。

有预设,但是预设又不断被打破。

顾长卫饰演四哥

作为一部导演处女作,《命运速递》风格化很强,整体完成度不错,叙事方式环环紧扣,带来不容喘息的观影感。尤其是周小铁的人物塑造,他身上存在愣头青、讲义气、忠孝正直和暴力、无知、愚蠢的一体两面,也是《命运速递》最黑色幽默的部分。

但同时,影片的缺点亦很明显。

几乎所有非线性叙事的电影,总讲究一个形散而神聚。《命运速递》的问题就在于缺少某个核心任务或道具来统率叙事,譬如《疯狂的石头》中对石头的争夺。

由于非线性叙事必然带来复杂交缠的叙事脉络,核心任务和核心道具的作用,就像是一团纠缠的线里的那个线头,提溜起来的时候,就能迅速地厘清人物行动和事件之间的关系。

《疯狂的石头》

《命运速递》应该是有意识要营造一个核心事件,就是前文提到的那「十万块」,可惜的是,这「十万块」并没有有机地参与到叙事中来,在初九、万玉城、花梨这里,「十万块」并没有和他们产生必然而紧密的联系。

「十万块」在片中,只是一个虚设的无形体符号,它跟「石头」这样的道具不一样的点在于,这是一笔还没有出现也没有所属的钱。

在过去,它是万玉城没有借给方南的钱,也是方南在别处借来的投资款;到现在,它又变成了花梨拿出来的一笔佣金。这笔钱在被不同的人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道具,它变换了所属者,也就变换了功能与意义,从而也就失去了聚拢和梳理情节线的作用。

万玉城的老婆花梨

正因为如此,影片的不少促成非线性叙事的节点,都呈现出处一种刻意为之的巧合。比如花梨刚好就找上方南让他帮忙,并给他一袋子钱;这袋子钱刚好就被初九发现了,带回了方南身边。

这些刚好发生得太过轻松简单,在没能铺设好一个丰满而合理的前情的基础下,终归不够严密,对非线性叙事本身强调结构的特性而言,其实是一种伤害。

自塔伦蒂诺《低俗小说》以降,或国内的宁浩《疯狂的石头》以降,越来越多的新导演喜欢用高智商、脑洞作为处女作的主要噱头。这其实无可厚非,年轻导演需要这种「聪明外露」,才能迅速赢得青睐。

以复杂叙事和非线性结构为亮点的青年电影近年不少,让人印象很深的就有《心迷宫》《提着心,吊着胆》……也可加上这次的《命运速递》。

当然反过来看,太多这类作品也让人觉得审美疲劳,青年导演可以尝试更多的突围之路。

不过,即便有林林总总的不足,《命运速递》仍是这个档期值得一看的电影,导演李非将来可期。

合作邮箱:

微信:hongmomgs

「大师吸引力系列磁力珐琅徽章」

最精致的文艺周边好物

挥洒创意与大师共行

单向街出品

原创画师手绘

长按扫描二维码

进入虹膜微店购买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