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悼亡诗 > 正文

第3056章强硬反击

2021-01-22 出处:潮安诗歌资源网 人气:899 评论(498

身为省记委记的杨山虎,应该说在全省范围内,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事情,就不可能瞒得过。

毕竟杨山虎不是初来乍到,怎么说也在本省工作了好几年,再加上有简承诺在背后的支持,有什么事是他想做而不能做的?更别说杨山虎身为省记委记,记委原本就是受同级党委和上级记委双重领导的。很多事只要省记委想做,即便省*委不支持,到时候只要搬出来中记委这块金字招牌,难道还有谁敢对中记委指手画脚吗?

缓缓行驶的汽车内。

杨山虎安静坐着,五分钟后,他拿出手机直接拨出去一个号码,与之前和苏沐说话时候的随意相比,此刻杨山虎的身上明显多出一种任谁见到都会感觉凝重的神情。

“周老。”

“怎么,见过苏沐了?”周奉前淡然道。

“是的,已经见过。周老,不得不说苏沐的确是个人才,假如说能在我们记委战线工作一段时间的话,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您不知道,就在刚才结束的纪律督察自律会议上,霍祭文明显是针对苏沐,临时起意让他演讲。我都为苏沐捏着一把汗,谁想他不但敢站出来侃侃而谈,而且还以四首古诗论兴亡,他所进行的演讲,颠覆了我们吴越省记委这条线上历来的演讲形式,取得的效果很好。”杨山虎不吝言辞的对苏沐进行夸奖,在他心中也当真是如此认为。

苏沐是棵不错苗子。

“苏沐调动到记委的事情以后再说。既然你确定苏沐是个不错的苗子,那以后就要好好调教。苏沐留在吴越省是我当初做出的决定,要是说他在那边还受到谁欺负的话,岂不是显得咱们太软弱,太好欺负了。你也清楚的,咱们干工作是为了党和国家,不是为了一己私利,从来就没有怕过谁,也绝对不会容忍任何人无中生有,对我们肆意挑衅。霍祭文是因为谈睿而那样做的。我已经将这事吩咐给简承诺。谈睿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紫州市。调动出去吧。”周奉前三言两语间就将谈睿的前途裁定出来。

“是。”杨山虎恭声道。

通话结束后,杨山虎对谈睿没流露出任何同情怜悯的意思。谈睿,以前你还算是不错,怎么和苏沐对上之后。处处都显得你是那样无能。难道说这就是你们谈家和我们的差距吗?事实胜于雄辩。你谈睿已经动用了谈家力量。而苏沐直到现在都没有求到任何一个后台大佬头上。如此轻轻松松就将事情解决掉,你谈睿难道不觉得丢人现眼?

调走就调走,省的留在这里再找苏沐麻烦。

省记委和省政府主持召开的这届副厅级以上干部的纪律督察自律会议圆满结束。而在这事结束后,有心之人很快就知道在会议上发生的那惊艳绝伦一幕。只要稍微动点脑子,你就能分析出来霍祭文摆明是针对苏沐。霍祭******梦都没想到,自己当时因为霍小娅******事件的影响,做出来的这种举动会带给他难以想象的灾难后果。

比如说谈政融很快就知道这幕。

在谈政融知道这事后第一时间就将电话打给了霍祭文,这次谈政融是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语调比以往明显多出一种严厉。谈政融能坐到京城常务副市长这个职位,所具有的政治眼光和敏锐性是要比霍祭******出些许。不要以为只是些许,有时候哪怕只是所谓的一丝一毫差异,都能让两个争夺的人发生天翻地覆变化。

“你糊涂啊,怎么能在会议上做出那种举动来?”

“这事还有内情的。”霍祭文沉声道。

“什么样的内情值得你那样去做,要知道你不是谈睿,谈睿有时能做的事你是不能做的,你是省*委常委,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盯着你。我知道你最近正在运作去另外一个省份担任省长的机会,但你知道吗?因为你这种愚蠢决定,会直接葬送掉你的前途。难道说还有什么内情,能够和你前进一步,当个正牌省长相比吗?”谈政融毫不客气的怒斥。

“我…”

霍祭文张嘴想要解释******之事,但话到嘴边却又收住。他知道谈睿必然会给谈政融提起过这事,而在提起过后谈政融还以这种姿态训斥他,难道这还不够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吗?

自己当时真的是有点冲动。

霍祭文现在回想起来也感到有些后悔,真要因此这种鲁莽举动而葬送成为省长的机会,霍祭文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的。常务副省长和省长那是对等概念吗?你只要一天没有成为省长,就一天都别想迈进天朝权力中心。霍祭******梦都想要成为省长,但现在看起来,自己这个希望貌似变得有些渺茫了。

“这事的确是我欠考虑。”霍祭文知道自己必须在面对谈政融的时候低头。

因为没有谈政融没有谈政融背后之人的帮忙,霍祭文想要成为省长无疑难于登天。而有了他们两个人的点头,整件事情才能从可能变成可行。所以即便现在被谈政融以如此姿态呵斥,霍祭文也只有忍耐。什么时候等到霍祭文成为省长后,他才拥有和谈政融正面抗衡叫板的本钱。到那时,霍祭文会让谈政融知道什么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好自为之吧你。

“谈…*********。”

霍祭文还想要向谈政融问问自己的事情,谁想到谈政融竟然挂掉电话,这让霍祭文一下忍不住当场就爆出粗口来。但只能骂骂过过嘴瘾,难道说霍祭文还敢如何谈政融不成?

谈政融现在心情也不爽。

不要以为这个电话是谈政融临时起意打的,其实他早就想要敲打下霍祭文。谈睿是谈政融放在吴越省的,虽然说吴越省是团系地盘,但谈家留在省内的人脉也不小。谈睿能运用好的话,是绝对没问题,能很快发展起来的。为此谈政融当初还将霍祭文给扶持起来,让他成为省政府的常务副省长。

但你霍祭文是怎么做事的?

这段时间谈睿身上就没有发生过任何好事,紫州机场扩建项目失败,浮石水源破产,晋级成为紫州市市委常委梦想破灭…你说说这桩桩件件的坏事,我不记到你霍祭文头上我记到谁头上?我把谈睿交给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还有你昨天晚上竟然让谈睿给我传话,说想要让谈睿和霍小娅赶紧结婚。笔趣文$学$

这算什么举动?

你霍祭文是想要拿这个来要挟我吗?

不要忘记你能拥有现在的地位是谁赐予你的,我当初能给你,现在同样就能剥夺。

谈政融心底冷笑。

………

省*委大楼。

省*委记办公室。

当省政府这边的会议刚结束,简承诺就知道了会议上所发生的事情。而在简承诺知道后,他脸上露出不经意的嘲讽冷笑,“霍祭文真是越活越倒退,怎么会做出这种愚蠢举动来?难道说他真的认为这里是他的地盘不成?难道说他不清楚,很多事不是他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吗?即便你是常务副省长,做事不按照规矩来,也是不行的。”

办公室中并非只有简承诺,省*委组织部部长刘崇也在。

刘崇知道会议上的前因后果后,心情也不由阴沉下来。这个会议要是只有你一个人主持,那你霍祭文是绝对老大你想要如何那是你的自由也是你的权力。但在杨山虎在场的情况下,你却还敢如此做,这分明是没有将咱们放在眼中。

“记,这事不能就此算了。”

“你有什么想法?”简承诺淡然问道。

“我认为谈睿有必要参加咱们吴越省的干部轮值交流活动了。”刘崇说道。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简承诺平静道。

“是。”刘崇起身就走出办公室,然后就开始安排起来这事。霍祭******梦都没想到,刘崇这边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他所想要运作的这事都没有来及做,就已经有了最后结果。

………

京城一座小楼。

作为夏家家主夏春秋虽然说早就退下来,但有谁敢忽视他在记委战线上的话语权。谁都知道夏春秋最早就是在记委战线上工作的,可以说他的人生全都奉献给这条战线。如今活跃在天朝各个省份各个地级市中记委重量级人员,全都或多或少和夏春秋有关系。而在夏春秋的提携下,夏擎天从最初就扎根记委战线,直到现在坐上中记委第一副记的位置,成为夏家的扛鼎人物。

这是一座小竹楼。

竹楼安静的坐落在这片竹林中,青翠的竹子在清风吹动中哗哗作响。难得的是,在竹林中间竟然还有一条清澈小溪,溪水潺潺流淌,偶尔能看到几尾鱼儿在其中游动。湖面时不时会激起圈圈涟漪,再加上泥土的气息,这里当真是一处世外桃源。能在京城拥有这么一处地方,简直就是奢望。而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又怎么会普通?

夏春秋此刻就坐在竹楼窗前,望着外面美景,品尝着一杯香茗。

“父亲,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夏擎天将正在播放的一段视频关闭后站在旁边说道。

这段视频播放的就是苏沐在吴越省省政府小礼堂的演讲片段。

那边刚结束,这边就得到现场视频,速度不可谓不快。

夏春秋放下茶杯,眼角微挑。未完待续。。)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祭文 强硬 谈政融 暗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