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悼亡诗 > 正文

第3049章变味

2021-01-22 出处:潮安诗歌资源网 人气:691 评论(37

除了谈睿之外还能是谁?

谈睿坐在紫州市市政府这边的序列中,这个位置恰好能看到苏沐。《谈睿对苏沐是不会有任何掩饰情绪的意思,反正两个人已经如此,还有什么需要粉饰的?哼,苏沐,你现在是悠闲自在的坐着,但你稍等会就会知道什么叫做难堪。让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脸,而且还是用无懈可击的理由丢脸,相信那种感觉会“很爽“吧。

苏沐,还有就是你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演讲者不是你,而是我。

你在前面鼓捣出来的这些政绩又怎么样?我只要借助霍祭文安排的这次会议进行演讲,那么功劳我就能分一杯羹。你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在吴越省的官场上,说到政治势力的话,霍祭文到底有什么样的巨大能量。在这省政府中,就算知道柳白鹿是省长,那又怎么样?谁又敢不给霍祭文面子。堂堂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再加上周边所聚集的一群人,造就的便是霍祭文的强势地位。

苏沐,你这段时间够火爆的,是时候让你冷静冷静。

谈睿心底冷笑起来。

有一股敌意出现。

苏沐就在谈睿有些敌视的眼光投射过来的时候便察觉到,身为古武者的他在面对这些毫不掩饰的敌意时,直觉相当敏锐,所以苏沐很快就锁定谈睿。不过在苏沐知道是谈睿对他怀有敌意后,他反而是无所谓起来。最怕的是那种隐藏在黑暗中的递冷刀子。在明面上的较量,摆在你眼前的敌人,有必要去恐惧吗?

而且苏沐心中就没将谈睿当作对手。

就谈睿这样的,还不配苏沐重视。

小礼堂中气氛持续火热。

十分钟后。

当一行人出现在礼堂门口的时候,所有喧哗声戛然而止。每个人全都开始站起身,鼓起掌来。他们眼光随着为两个人的脚步而移动,**裸的将眼光投射在他们身上。

为的两个人便是今天这场会议的主角,省纪委书记杨山虎,常务副省长霍祭文。跟随在他们身边的当然是省纪委的其余几个副书记,还有就是省委省政府内的某些重量级人物。比如说副省长之类。他们全都坐在第一排。能坐在礼堂最前方的人,除却杨山虎他们外,便再没有谁够资格位列其中。

杨山虎脸色凝重。

霍祭文神情肃穆。

想要从这两位的脸上捕捉到任何好感,只能是痴心妄想。他们两个人是不会给任何人机会。他们在这种场合要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上位者的绝对压制感。当这两位落座后。会议便由省纪委的副书记主持召开。在大会最简单的程序过后。第一个进行讲话的是霍祭文,至于说到省纪委书记杨山虎,倒是在后面才会讲话。

毕竟谁都知道这个会议的压轴者是杨山虎。

然而就是因为这个言顺序。让在场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没有谁再能像最开始那样谈笑风生。为什么?因为熟悉杨山虎风格的人都知道,只要杨山虎压阵的会议,就没有说不处理人的。杨山虎办事的一个习惯就是在会议中对某些领导干部进行******,用杨山虎的话来说,我这叫作敲山震虎,杀鸡儆猴。

你们问心无愧最好。

你们但凡有谁心怀鬼胎的话,也会被我的雷厉风行震慑住。

苏沐不知道杨山虎还有这个习惯,但即便知道他都不会有任何异常。自己又没有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别说是你杨山虎,即便是中纪委的前来又能如何?苏沐相信纪委是个经得起考验的部门,他相信纪委是守住良心最后那道线的关键。倘若说连这道线都被突破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所以即便有时候会冒出来某些纪委人员也违法的新闻,苏沐更多时候还是会相信纪委。

霍祭文扫过全场,清了清嗓子后就开始对着演讲稿讲起话来。

苏沐本以为霍祭文会讲出什么有针对性,有实质性的内容出来,但从霍祭文开口的几句话,苏沐就已经感到索然无味,这倒不是说霍祭文所讲述的不好,而是因为霍祭文讲述的太符合官话规矩。

“咱们今天在省政府小礼堂进行纪律督察自律会议,我作为省政府的常务副省长,在这里要和你们共同探讨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在强调一直在灌输给你们的行政理念。说到这里,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已经心知肚明,因为你们当中不少人都是听从我的这个理念走到现在的。你们能现在还坐在这里聆听,就说明你们是听进去了。假如说你们没有听进去的话,我想你们此刻就要换个地方。

你们会现,其实在以前你们身边坐着的那些志同道合的同志们,如今都已经不见踪影。他们去了哪里?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他们就是因为没有听从我的话,没有秉承正确的行政理念,所以才会被处理,被******。我想你们不想要过那种生活吧?你们肯定不想要的,既然不想要就不要嫌我唠叨,因为我说出来的这个行政理念,对你们是终身有益的,你们会受用到老。”

稍微停顿下,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后,霍祭文沉声道:“我要说的这个行政理念就是坚决抵制外来诱惑。”

抵制外来诱惑?

苏沐腰板挺直,淡然相对,他倒是想要知道霍祭文能讲出什么精彩话语来。

“你们能坐在这里,说明什么?说明你们每个人都是够聪明的。你们要不是因为这个,又怎么够资格坐在这里?你们全都是从无数人中选拔出来的精英,有些人更是从千军万马中闯出来的。你们每个人能走到现在,付出的艰辛更是其余人难以想象的。这点我从来都不会否认,也相信你们不会怀疑。”

“但是不是说你们走到现在就能安然无恙?就能闷头睡大觉,坐享功劳簿?谁要这么想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你们以前只是个小科员的时候,反而是能悠闲自在。你们职位越高,说明你们承担的责任就越大。如此的话,你们就要更加坚守住原则底线,绝对不要将你们的心理防线破开。稍微撕开点防线的话,等待你们的就将是悲惨结局。”

“是什么结局?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是******。你们违法乱纪只有******这条道路能走。你说你们不想要被******,你说你们被******的时候是那样痛哭流涕,有些人更是丢人现眼的瘫倒在地。早知如此的话,你们又何必当初。而如何才能不被******,自然就是不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当然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是好的,都是优秀的,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你们之所以会被******,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外来诱惑。我认为只有外来诱惑才是你们堕落的根源,你们的本质都是好的,但无孔不入的外来诱惑像是毒药般侵袭你们防线,所以你们才会堕落。”

……

霍祭文这些话说出来后,小礼堂内的气氛并没有多少变化,就好像一片树叶落在水面上,激不起来任何涟漪。每个人虽然说还是毕恭毕敬的坐着,但想要从他们身上现点激动情绪,只会是奢望。

难道说真的像是霍祭文所说的那样,这些话是老生常谈吗?

就在苏沐皱眉的时候,一张纸条从旁边靳舒手中递过来,苏沐接过后扫了一眼就恍然大悟。纸条上面只有几行字,但却已经能够解答苏沐心中的疑惑。

纸条上:霍省长最喜欢将的就是抵制外来诱惑,几乎每次只要有他开的会他就会讲,所以现在没有谁有什么意外。大家都能猜到他下面要讲的是什么,他也一直奉行外来诱惑是党员干部堕落的根本原因这个原则。

外来诱惑的腐蚀拉拢是党员干部的原因吗?

当然是。

苏沐从来就不会怀疑这个,但他现在听着霍祭文将这个原因当作惟一原因,当作根本原来来阐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感觉到有种强烈的不舒服。其余人能当作什么都没有生过,能全都保持漠然姿态,但苏沐这里却不行。直觉告诉苏沐,霍祭文这是分明在玩文字游戏。他所说的外拉诱惑是根本原因的时候,还稍带着说出来党员干部的自身立场不坚定。

然而这个自身立场不坚定却被外来诱惑腐蚀拉拢这个原因遮掩住,原来就应该是主导地位的因素如今却沦落为二位,原本应该是第二位的外拉诱惑却被霍祭文堂而皇之的冠名为惟一原因。

这是错误的思想观念。

这是绝对有问题的立场。

霍祭文如此行政理念岂不是就在给所有罪官开脱,因为你们之所以会违法乱纪,之所以会犯罪并不是你们想要这样做,而是因为无孔不入的外来诱惑才让你们沦落的。换个角度思考的话,其实你们也是受害者。

这种说法能成立吗?

这种观念都能堂而皇之的在省政府小礼堂中宣传开来?

难道说你们所有人都是非不分吗?

苏沐双眼不由眯缝起来。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主席台上的杨山虎在听到霍祭文老生常谈时,眉角也不由抖动起来。

讲话继续,但礼堂中的氛围却已经变味。(未完待续!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苏沐 祭文 你们 变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