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悼亡诗 > 正文

路上行人欲断魂?

2021-01-23 出处:潮安诗歌资源网 人气:697 评论(141

祖宗贪腐太狠了,子孙后代扯不清;

祭祀祖宗是人伦,商议祭祖大事情,

因为祖上名声臭,清明祭文写不成。

现如今贪官之多,要给多少子孙后代们留下麻烦啊。据说清代杭州一秦姓县太爷,还不是秦桧的后代,因与秦桧同姓而觉得丢脸,于是命衙役把秦桧铁像抛入西湖沉底。不料不仅沉不下去还弄臭了一湖水,县太爷遭百姓骂娘惊动了朝廷,乌纱帽摘去了。

这篇短文《路上行人欲断魂?》讲的则是想象中的,百年后的清明节故事,请看看:

雾霾重重雨纷纷中,旮旯巷一座黑黢黢的老祠堂,红烛高照、

香烟缭绕、香茗四溢、酒香阵阵。是某姓人氏在清明的前一天,聚在一起商议翌日为太爷爷办百年忌日祭祀,商量如何写祭文的事。

虽然红烛高照,来人却人气寥寥、愁绪万端、皱着眉头。为什么?因为祭祀的太爷爷是个大贪官。

一个个有滋有味的品着太爷爷珍藏的,百年杏花村老酒,却没有欢声笑语,而是眉毛紧蹙。因为太爷爷名声不好,做他的后代很不光彩,很不是滋味。尤其是祭文怎么写,苦恼分寸怎么掌握才好。

早一个月就伊妹儿各家各户,今天聚老祠堂共议祭祖大事,时间到了却稀稀落落,还不足一半人。牵头人很不高兴的说话了:

“开始我是不愿意出来牵头的,祖宗是大家的,祭祖是大家的事,太爷爷又不是我一家的。我家还是第九房,按规矩该由大房、二房的人出面牵头,要不然就三房、四房、五房、六房、七房、八房,怎么也轮不上我九房老末出来牵头。看在几位长辈的面子,他们一再夸奖我办事有魄力,情面难却嘛,才不得不应承下来。”

“不料才来这一些人,那么冷淡。太爷爷我们都有份,都是他的血脉。整百年忌日又恰逢清明节,不能让太爷爷连一柱香、一挂鞭炮、三杯酒都享受不着吧。”

有人听不惯这长篇大论,用瞧不起的眼神望着,窃窃私语、嘟嘟哝哝道:

“就别说这些了,你九太奶奶最受宠,你们九房得的好处最多,太爷爷要不是为你们九太奶奶,还不一定会******呢,就为你们九太奶奶,太爷爷才玩得昏头颠脑,贪得无厌没有止境,这才惹出祸来了。”

牵头人没听见这窃窃私语,接着自己的话题说:

“外人瞧不起我们太爷爷,外人骂,我们作为儿孙后代,总不能跟着瞧不起我们的祖宗,总不能跟着骂自己的祖宗,总不能清明不管自己的祖宗祭祀吧。怎么说大家都是太爷爷的血脉,怎么说也是太爷爷养育了我们,饮水思源、饮水记恩,饮水不能忘记挖井人嘛。这百年忌日的重要日子,总不能一柱香也不给烧,一挂鞭炮也不给放,至少得给磕三个响头,洒上三杯杏花酒,让他在天之灵得个安慰吧。”

“太爷爷的名声确实不好,名声不好子孙也不能不祭奠,更何况太爷爷有过光彩的岁月,有过战功和政绩。祖宗也忘记哪算是人,还有做人的良心没有。而且贪腐成一股潮流,岂止我们的太爷爷。”

“祭文确实也难写,请本家老先生给写过一篇,可几人看了都不满意,有说歌功颂德不够恰如其分,有说褒贬分寸欠周到,有说该贬的就该贬,有说没把他的光彩岁月写充分,有说太老调调太空洞。自古以来祭文都是歌功颂德,如果歌颂,该歌颂到什么程度,如果该贬又贬几分。按三七开、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老套套,还是实事求是,掌握什么样的分寸呢。今天就是请大家聚在这里群策群力,都动动脑筋动动笔。”

“过去有打成‘地主资产阶级孝子贤孙’的,给贪官祭奠是不是有孝子贤孙之嫌呢?如果历史重演,极左思潮死灰复燃,当然是有风险的,如果又查阶级查多少代,我们岂不都成了贪官污吏的孝子贤孙。各自斟酌吧!”

“说起风险,牵头的人的风险最大。我不管那许多,既然要我牵头就不顾这些了,孝子贤孙就孝子贤孙,走着瞧。祖宗不能不祭,祭文不能不写,这是做后代的良心,表示点敬重祖先的意思,至少该洒三杯酒,烧一柱香,念一篇祭文,安慰一下太爷爷在天之灵吧。”

于是大家先听本家老先生摇头摆尾的读稿子。老先生的祭文这样写的:

维,公元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某某公之后,某某街某某巷老祠堂共聚一堂,昭告于列祖列宗之灵,呜呼哀哉:

年华如驰,倏地又春,云山渺渺,江水泱泱。

高山流水,晴天霹雳,天道无常,人生多憾。

雨雪风霜,尘世冷暖,曲折蜿蜒,永记不忘。

地老天荒,时绝伦乱,热泪空流,月黑星暗。

尚飨。

听后大家觉得确实太老套,于是屎急挖茅坑,临时抱佛脚,大家动手,还达成两条共识,一是祭祀低调不摆排场,不对外、不宣扬,不登报、不外传,不接受记者采访。二是祭文的内容既要抚慰太爷爷在天之灵,肯定太爷爷的功勋,又不能过了分寸。这里的知识分子很多,还有博士和博士后,群策群力,能写的各拟一份。

后代们一边品香茗,一边饮着芳香四溢的杏花村酒,一边拟稿。终于太阳开始西下时,拟就了十余篇:

第一篇:

维,太爷爷百年忌日,儿孙后代为太爷爷诏告天地曰:

曾光明磊落,曾兢兢业业,曾顶天立地,曾忠肝烈胆。

曾日月可昭,曾一身正气,曾洁廉俭朴,曾与人为善。

曾戴月披星,曾宁折不弯,曾克已奉公,曾日夜奔忙。

曾两袖清风,曾乐善好施,曾德高望重,曾胸襟坦荡。

呜呼!清明之日,以慰在天之灵,诏告天地。

第二篇:

维,天也,太祖安在?地欤,太祖可安?众叩首以慰公灵,沥酒三杯以敬公魂!

我们以非常沉重悲痛的心情慰敬公魂,又以非常欣喜的心情,回忆太爷爷的历史功勋。

一身正气过,一生清白过,廉洁奉公过,关心群众过;

乐善好施过,高风亮节过,誉满全城过,积极工作过。

遵法守纪过,公正为人过,曾奉公勤勉,曾打过江山;

曾磊落坦荡。曾勤政廉洁,曾克勤克俭,曾励精图治。

呜呼,苍天为何不语,青山为什么无言,吾辈伏墓前唯有泪双流。忆我祖上,众亲悲楚兮。

第三篇:

维,呜呼哀哉。

公元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子子孙孙共聚一堂,昭告于列祖列宗之灵。

我祖之德,功业无疆,我祖之功,永远辉煌;

寸草春晖,终生牢记,从无到有,子孙难忘。

哽咽涕零,增了寒凉,凄迷风雨,更添惆怅;

子孙牢记,公之一生,半生俭朴,半世奔忙。

第四篇:

维,太爷爷呀太爷爷!你怎么这样贪心,一个老婆就够了,我还一个老婆都没有呢,太爷爷怎就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

才念到这里,牵头人的脸色乍变,天空又忽然一阵稀里哗啦霹雳巨响,闪电往天井里炸开,一阵惊慌扫兴,于是一个个掏出小车钥匙,轰隆轰隆和滴滴嗒嗒声中溜之大吉,祭文的事不了了之。倒是有一人忽然回头,想起还没倒尽的百年杏花村酒,把酒瓶收拢往自己的提兜里塞。

路过行人望望老祠堂黑洞洞门里,零零落落出来的人一脸诅丧神情。销魂?

人生教训,永铭不忘;牢记历史,代代相传。

贪官后代,祭祖艰难;百年祭祀,弄得泡汤。

贪污腐败,子孙反感,倾巢之下,岂存完卵。

盘剥百姓,危如累蛋,时间早晚,屋倾人亡。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700篇》

【编者按】:作者用诙谐的语言想象中贪官给子孙后代们留下的麻烦,这样看来,贪官贪污受贿自己受用了,却让子孙后代们背着着千古骂名确有不公。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爷爷 某某 断魂 祭文

相关文章